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29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2 Reads)
也許,會有那麼一天 我會像郭小樣般的死去。 時間卻不允許我放蕩的行為,那些事情,就像條蠕蟲,拖著臃腫的身軀,在我的血液裡緩慢的爬動,留下那永遠擦洗不乾淨的粘稠液體,血液變得渾濁不侃,那麼的骯髒。 我想割破脈搏,讓它從我的身體裡全部流淌出來,那張蒼白的臉,笑容是甜的。 卻又是沒有勇氣,我想了,能做到嗎? 空洞的如幽靈,在身邊徘徊,下一刻,又飄渺無蹤跡。 用刀子割掉了唇角的那點高傲留存下來的楔子,你有看到?你會笑著罵我,變成了一個醜八怪! 沒有你那褪下高跟,褪下風塵的清遠淡薄,我還是一個平凡的人,一個平凡的臭皮囊,裝載著不甘平凡的心。 你比我高尚 我們一起站在院子外面的牆角,你高高的蓋住了我的身影,我努力的踮起腳尖,只是為了發現你眼裡的那一絲新奇。 你的唇角,是我永遠無法比擬的高傲,嫉妒了,我想寄居在你的視網膜上面,哪怕是萬分之一的那一小點,至少讓我看不到你的眼神,而是我幫你去看,我的世界,就成為你的世界了。 這個無恥的女人,又牽著我的手了,每次,我都會慢你一拍,讓你牽著我的手,我就像個慾求不滿的小孩被大人牽著走出超市,望著美味的食物,滿臉無奈。而你總會掛上一句,小朋友抓緊姐姐的手,要過馬路了哦。 滿世界的道路,只是不是全部都會印上白色的斑馬線。 你牽著我的手,走在十字路口,我永遠不用去看左邊和右邊,筆直的走向前方。只是現在,再也沒有了那種感覺,四面的鳴笛聲轟炸著我的耳膜,一輛輛車,不是警示我它要來了,而是我要死了,頭脹的猶如一顆菠蘿。長滿刺的表皮,臉面裝滿了空虛。 人們再也不敢近距離的看,那是醜陋的,只有你那雙纖細的手敢觸碰,把我的刺全部削掉,看到裡面的空虛,用你的唾液填補。 你的高尚,給不了我任何的幫助,如果有一天我死了,一定比你窩囊的多。那會是肖申克裡面圖書管理的糟老頭般,在一個無人察覺的角落,刻下幾個卑微的小字,然後扯著繩子上吊而死。 肖申克救贖了他,你死了,誰會救贖我,空氣裡圍繞著一圈圈的規則,找不到漏洞給我鑽出去,煩亂的字符早已將我淹沒,我抹掉了你存留在我心底那份高傲,低下了頭顱,向著他臣服了,夜晚,我知道你會用不屑與鄙夷的目光看向我,所以我閉上了雙眼,那樣只會看到你燦爛的臉龐。 就這樣一直閉著雙眼,顫抖的度過,直到天明,我疲憊了,又不敢睡下去,白天的光芒是短暫的,迫使著自己翻動眼皮,儘管只能看到一塊矩形的世界,那也是美好的。 我多想把對你,關於你的所有事情物質般的和你的屍體存放在那一撮荒山野嶺,每年也只會有一次去看看,我會帶上16束橙紅的彩玫,慶祝新的一年你又青春永駐。 你只會看到,我看著你時,我的落寞與孤寂,走時的背影,那卻又是你永遠無法比擬的了,我欣喜的回想著你躺在那裡對於我的羨慕與妒忌,終於贏了你一回,頭也不回的邁下山去! 文章來源:虹虹的BLOG |小鷹的BLOG | 胡說連鎖 |婚禮夢工廠「部落格」 | 張蜀梅的記者生涯 |滄海三笑的BLOG | 婚禮策劃師李欣芸 |部落格 | 劉澤斌 |laser的部落格 |